无法直接对你说出口的,很麻烦的东西,写在这里。

最开始,五年前,刚喜欢上你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过会有一天,可以站在你身边。

算是中二么……把你当做高高在上的神明。

明明一点都不了解你,明明说不出喜欢你的哪一点,但确实被吸引了。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你对我来说只是概念性的存在而已。

有喜欢的人,有憧憬的人,但是却从没想过要去追求,从没想过要主动接触。

能看到你就好了。

想着“被我这种各方面都没有什么优点的人喜欢会很困扰吧”,有意无意的回避你。

甚至在绝对不应该回避的时候(你知道的吧),我都逃开了。

胆小的,暗自庆幸的,躲起来。

“擅自介入神明的生活是会遭报应的。”抱着这种恐惧,一直躲避着,变成旁观者,看着一切的发生和结束。

看起来很像是在等待猎物吧?但当时的确只是在逃避而已。

后来,体验了各种各样的经历,我变得贪婪了。

“想要的东西就要去争取,无论如何都要得到的东西,就要赌上一切去抢夺。”我变成了这样的人。

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面前。所以我才敢告诉你我想要的。

然后在与你的交谈和接触中,发现你的愚蠢,发现你的恶劣,发现你的无可救药……

直到这时,我才把你当做【人】来看待。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我也是有资格追求你的。

虽然被你那些傻逼的言论弄哭过,虽然很想喷你一脸=皿=的表情,但是还是很感谢你啊混蛋= =

知道不能留在北京还不肯放弃你是我的自私。

明明知道会变成你讨厌的异地恋却还是接受了我……

让你看到傲慢的我,让你看到恶劣的我,让你看到臆想症的我,让你看到随时能进入暴走状态的我,让你看到了阴暗消极的我。

但是你也接受了呢。

一次又一次的说了那么多过分的话,但是还是被你原谅了。

我自己都厌恶的自己你却接受了。

所以我非常非常感谢你啊……

对你告白了多少次呢?什么时候接受的我呢?都模糊不清了……算是很烂的开局吧_(:3J Z)_

但是这些东西无所谓了。

【可以一直陪着你了。】

我已经得到了这个高于一切的事实。

 
 
一個人對愛的依賴到底可以到什麽地步?一個人對傷害到底能忍耐到什麽地步?這幾天我仿佛就是在驗證這個殘忍的問題。
我殘忍的說出“你對我的需求僅僅是肉體上的慾望”這種殘酷的話語,我冷漠的說出“我對你沒有意義”這樣刺痛你的話語,但你仍然對我說“你是最後的,這次我絕不放手”……
對不起,沒能體會到你的心意,也沒能好好傳達我的心意。
我總是在表現出相反的想法呢,故意說要捨弃自己什麽的,其實現在的我怎麼坑捨得離開你……
我是最後的,你最後的嘗試,最後的賭注。你也是我唯一的賭注啊……我發誓過不會再把愛給第二個人。
但是……我也決定過永遠不要讓你受到傷害……可是,可是現在明明是我在傷害著你。
即使這樣你也要我留在你身邊,即使這樣你也承諾永遠不會離開我。
吶,我愛你,我永遠都會在,不會變成別人,也不會躲藏起來,真實的我,里、表,都會陪伴著你。

曾經和另一個人交往過,怎麼說呢,也許不算交往吧,只是一起玩玩鬧鬧的戀愛遊戲罷了。
從某種意義上講我也是個人渣呢……那個人大概是真的對我有感情,但跟他一起時,我的目光也從未從你身上移開,我對你的憧憬也從未中斷過……和他分開的時候我沒有一絲悲傷,只是更加渴望的想把手伸向你…………
也許是因為你和她交往讓我感到了絕望吧……
我狠她,狠她們,對,她背叛了我,作為我最好的朋友,在深知我喜歡的情況下還和你交往。她霸佔了你,看到她做在你的腿上,看到她穿著你的衣服,我都會感到非常疼痛……
但是,我狠她們,因為她們狠狠地傷害了你,她們毀了你。
她們讓你痛苦,她們讓所有人都討厭你,但……
但是這幾天,我也在做和她們一樣的事情對吧……
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我又在撕裂它。
對不起。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說這句話,但是,真的非常抱歉……
吶,我會改,但不是戴上面具。
吶,
 

线

07/10/2012

0 Comments

 
想表达一下最近得到的一些感悟。

人与人为何会争执,为什么对有些人的感情是喜欢,对有些人的感情是厌恶,对有些人从喜欢转为厌恶,对有些人又从厌恶转为喜欢…………

大概是【线】的问题吧。

对,【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度,每个人所划定的界线也不同。

有些人洁癖到看人家几眼就是调戏,碰一下就是犯罪,有些人觉得适当的接触无可厚非,而那些【线】划得很低的人,甚至只要不违法,都可以接受。

谁都没有错,每个人在自己所划定的【线】内都是正确的。

但是,问题在于,无论你的【线】划在哪里,都会遭到把【线】划在别处的人的不满和攻击。

对于【线】划得比自己高的人,我们说是清高,傲慢,目中无人……

对于【线】划得比自己低的人,我们说是无耻,人渣,道德败坏……

没错,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的【线】所在的位置才是唯一正确的位置。

但是啊,【正确】这个词本身就没有意义,对每个人来说,自己都是正确的,如果说存在一个唯一的绝对标准的话,那就是法律了。然而法律也只是【制定法律的人的正确】罢了。

到头来,我们还是自私的在用自己要求着别人。


人与人的交往过程,是一个在试探、摸索对方的【线】的过程。

通过大量的日常接触,判断对方的【线】与自己是否一致。

一致就喜欢,不一致就厌恶,而已。

【我赞同你】,不过是对于这件事我们的【线】恰好相近。

【我反对你】,不过是对于这件事我们的【线】相差很远。

【线】的变动,自然会引起感情的变化。

被大量信息包裹着的我们,每一天每一天,我们的【线】都在波动,当与另一个人的【线】的差距达到一定量,就会引发【卧槽以前觉得这人还不错,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的想法。

其实变化的并不只是对方呐,自己也是在变化的。


所以,该怎么办?

解决方法有三个:

1.不说话

2.不在意他人的评价

3.每个人都对别人谅解和包容

第2条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第3条的难度和共产主义没什么区别,所以只能选第1条了。

对,不说话,保持沉默,不会伤到他人,自己也就不会被他人所伤。

作为代价,保持沉默就不会被人理解,不会得到支持。

作为九类阵营中的绝对中立,是最强大的,也是最孤独的。

这时唯一的敌人便成了自己。

我体会过与自己敌对。

非常非常无助,非常非常痛苦。自相残杀,无论输赢最后被杀死的都是自己。


所以……

 
 
今天偶然间又点开了KSP拍的朝外日记。

熟悉的走廊,熟悉的教室,熟悉的食堂,熟悉的操场,熟悉的人……

一切都还那么清晰,仿佛昨天刚刚走出校门,仿佛明天还要继续回去上课……

那是我生活了六年的地方,我,我们留下的痕迹一定还铭记在那里。

在那里,我学到了最宝贵的知识,结识了最好的朋友,邂逅了最爱的人……


在大学我并没有得到实感。虽然宿舍不知好了多少倍,校园不知大了多少倍,可以随心所欲的玩游戏,画画,干任何想干的事。但是,曾经的幸福感再也没有了。

周围的人都只是匆匆过客,见面打个招呼,有事问一下,而已。

整天黏在一起的死党,可以倾诉的闺蜜,盼望着见面的恋人,都没有了。

或许是因为大学的开放吧,我们有了自由,却失去了庇护。

高中那烦人的封闭模式,现在回想起来反而有种家庭的感觉。


其实我是个很怀旧的人。我并不喜欢新环境。

曾经的习惯,曾经的日常,曾经毫不在意的细微的风景,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再也回不去,再也触碰不到。

好想坐回到我的座位上,从架子中抽出练习册摊开;好想坐回到我的床上,等着湿漉漉的头发晾干;好想回到食堂,和她们围坐在我们的桌子前,一边和她们聊天,一边偷偷地搜寻那个人的身影。

好想穿着校服,提着行李,从学校走出来,穿过慧忠北里小区,路过眉州,麦当劳,第五大道,走到五号线大屯路东站……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再一次从这个站台上车呢……


暑假中曾有几次路过学校门口,隔着栅栏看到那折磨了我三年的操场,地面反射着阳光变得模糊不清,明明很近,却相当遥远。有时会看到在操场上打球的同学,再熟悉不过的校服,却是陌生的脸。

脑子中轻易就能浮现出学校的立体地图,哪里有几间教室都记得一清二楚。记忆中的那些人也仍然在脑中的学校里上课,下课,欢笑,痛哭……

现在一直在和永琪鹤鹤玩龙之谷,和夏,鄢,周涵她们发信息聊天,和KSP刷微博,和一群死宅追番,但是,远远不够啊,远远没有那时的心境,那时的纯净,那时的快乐。

失去了空间上的联系,终究还是会感到疏远的。朋友也好,恋人也好,即使感情没有变,感觉也会淡……

因为信任,所以我相信感情是不会轻易失去的,但是我害怕忘记那时和大家在一起的感觉。

等到大学毕业时,我们还能回想起跑完800又痛苦又解脱的感觉么?能回想起考完试对答案时心惊胆战的感觉么?能回想起晚自习偷偷看动画看电影心慌而爽快的感觉么?能回想起上课时睡觉还要摆出听课姿势的感觉么?能回想起追B哥连载时期待的感觉么?能回想起和朋友在一起安心轻松的感觉么?…………

甚至,被他拥抱的我,反而更想念高三每晚躺在床上发短信的感觉…………


8月22日,那是我最后一次回到学校那边。

站在他家窗前,正好能看到教学楼,看到操场,甚至能看到高三一班的教室。

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这样的风景。

四年后从大连回来,紧接着又要去日本。生活就是这样无情的向前推进着,连怀念的余地都没有。回过头时,已经够不到了……


嘛,正如神伪之书所说,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在被记录着。即使从我们的记忆中抹去,世界记录也不会消失。

我们所珍惜的,我们所怀念的,我们所爱的,一定,永远都将铭记在某处。

 
 
离开北京,离开你,已经三周了。
仍然清晰的记得,最开始的三天,是怎样的痛苦。
绝望,恐惧,寂寞,想拥抱你,却触及不到。
现在虽然仍然想念,但也学会了接受。
曾经绝望的写下【しあわせにおなりなさい】,而现在终于能察觉到,我可以成为你的しあわせ。
分离两地,时间在慢慢流逝,但只要确信【你在】便不会寂寞。
对不起,把你弄哭……
对不起,不能陪在你身旁……
对不起,不能紧紧的拥抱你……

现在,我学着欣赏身边的风景,学着露出笑容。
即使独自一人也要好好的生活,再次相见的时候,把优秀的,微笑着的自己交还给你。
爱着你,被你爱着,这是不会改变的。
所以,便无所畏惧。

很快就能说出【我回来了】,很快就能在你怀中说出【我回来了】。
我,期待着。
 

∑(OAO)

21/08/2012

0 Comments

 
幾天沒看,原來已經解禁了啊!
哦哦我看自己的博客終於不用翻牆啦~
 
 
新開通了這個博客,不過大概是在牆外吧(。)
以後百度那邊就很少會更新了,各種各樣想寫的東西都會放在這裡。
用【Hello World】作為第一篇日誌的標題對我這個要成為死工程師的人來說還是挺合適的XD
本來想學心理但是高考悲劇了只好去大連學軟件工程……
最近狀態很不好,情緒不穩定而且幸運E。
我捨弃了很多東西,作為回報能不能得到我想要的也還是未知數,現在的我感到很絕望。
如果有誰能夠或者想要理解我,為我祈禱著,為我祝福著,我會非常非常感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