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07/10/2012

0 Comments

 
想表达一下最近得到的一些感悟。

人与人为何会争执,为什么对有些人的感情是喜欢,对有些人的感情是厌恶,对有些人从喜欢转为厌恶,对有些人又从厌恶转为喜欢…………

大概是【线】的问题吧。

对,【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度,每个人所划定的界线也不同。

有些人洁癖到看人家几眼就是调戏,碰一下就是犯罪,有些人觉得适当的接触无可厚非,而那些【线】划得很低的人,甚至只要不违法,都可以接受。

谁都没有错,每个人在自己所划定的【线】内都是正确的。

但是,问题在于,无论你的【线】划在哪里,都会遭到把【线】划在别处的人的不满和攻击。

对于【线】划得比自己高的人,我们说是清高,傲慢,目中无人……

对于【线】划得比自己低的人,我们说是无耻,人渣,道德败坏……

没错,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的【线】所在的位置才是唯一正确的位置。

但是啊,【正确】这个词本身就没有意义,对每个人来说,自己都是正确的,如果说存在一个唯一的绝对标准的话,那就是法律了。然而法律也只是【制定法律的人的正确】罢了。

到头来,我们还是自私的在用自己要求着别人。


人与人的交往过程,是一个在试探、摸索对方的【线】的过程。

通过大量的日常接触,判断对方的【线】与自己是否一致。

一致就喜欢,不一致就厌恶,而已。

【我赞同你】,不过是对于这件事我们的【线】恰好相近。

【我反对你】,不过是对于这件事我们的【线】相差很远。

【线】的变动,自然会引起感情的变化。

被大量信息包裹着的我们,每一天每一天,我们的【线】都在波动,当与另一个人的【线】的差距达到一定量,就会引发【卧槽以前觉得这人还不错,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的想法。

其实变化的并不只是对方呐,自己也是在变化的。


所以,该怎么办?

解决方法有三个:

1.不说话

2.不在意他人的评价

3.每个人都对别人谅解和包容

第2条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第3条的难度和共产主义没什么区别,所以只能选第1条了。

对,不说话,保持沉默,不会伤到他人,自己也就不会被他人所伤。

作为代价,保持沉默就不会被人理解,不会得到支持。

作为九类阵营中的绝对中立,是最强大的,也是最孤独的。

这时唯一的敌人便成了自己。

我体会过与自己敌对。

非常非常无助,非常非常痛苦。自相残杀,无论输赢最后被杀死的都是自己。


所以……

 
 
离开北京,离开你,已经三周了。
仍然清晰的记得,最开始的三天,是怎样的痛苦。
绝望,恐惧,寂寞,想拥抱你,却触及不到。
现在虽然仍然想念,但也学会了接受。
曾经绝望的写下【しあわせにおなりなさい】,而现在终于能察觉到,我可以成为你的しあわせ。
分离两地,时间在慢慢流逝,但只要确信【你在】便不会寂寞。
对不起,把你弄哭……
对不起,不能陪在你身旁……
对不起,不能紧紧的拥抱你……

现在,我学着欣赏身边的风景,学着露出笑容。
即使独自一人也要好好的生活,再次相见的时候,把优秀的,微笑着的自己交还给你。
爱着你,被你爱着,这是不会改变的。
所以,便无所畏惧。

很快就能说出【我回来了】,很快就能在你怀中说出【我回来了】。
我,期待着。
 

∑(OAO)

21/08/2012

0 Comments

 
幾天沒看,原來已經解禁了啊!
哦哦我看自己的博客終於不用翻牆啦~
 
 
新開通了這個博客,不過大概是在牆外吧(。)
以後百度那邊就很少會更新了,各種各樣想寫的東西都會放在這裡。
用【Hello World】作為第一篇日誌的標題對我這個要成為死工程師的人來說還是挺合適的XD
本來想學心理但是高考悲劇了只好去大連學軟件工程……
最近狀態很不好,情緒不穩定而且幸運E。
我捨弃了很多東西,作為回報能不能得到我想要的也還是未知數,現在的我感到很絕望。
如果有誰能夠或者想要理解我,為我祈禱著,為我祝福著,我會非常非常感激的。